当前位置:主页 / 八面来风

 

1、世界风水在中国中国风水在赣州这是因为风水是中国独有的传统文化,一种广植于中国民间根深蒂固的民俗。是中国儒家文化在藏地(包括死者葬穴或生者居所)选择方面的思想体现。中国传统的伦理和礼仪思想和现代的生态环境学使风水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李宝田教授认为,风水是中国独树一帜的文化现象,它是从古代科学、哲学、美学、伦理学、心理学、民俗乃至生态观念于一体的综合性理论。其内涵是博大精深的。(详见本网址《著述动态》、〈晋郭璞《葬书》考〉序)。
科学史权威,英国学者李约瑟称中国古代风水为;准科学,是中国古代的景观建筑学。包含着一种美学成分。
新西兰学者尹弘基在《自然科学史权威》1989年第一期里撰文说:风水是为寻找建筑的吉祥地点的景观评价系统。它是中国古代地理选址与布局的艺术,不能按照西方概念,将它简单地称为迷信或科学。
台湾学者认定风水是地球磁场与人类的关系学。
美国城市规划权威凯文林奇在其代表作《都市印象》一书中,称风水理论是一门前途无量的学问。

2、赣州,江西南大门,赣江之上游,在章、贡两江合流处。是京九铁路上一颗璀灿的明珠。无论东赴福建省厦门,或南去广东省广州市,汽车仅一天之程。古代是内地通岭南的古驿道的重要必经之地。
赣州,历史悠久,山川秀丽,物产丰富,人文荟萃。
春秋战国时期为百越之地。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前)建县制,西晋至民国初年,历代在此设置过郡、州、路、道、府治。南北朝梁元帝承圣元年(公元552年)设城,秦时属九江郡,汉时属豫章郡,豫章属吴。赣州古时曾名虔州。宋高宗绍兴二十三年(公元1154年)改为赣州。
赣州为历史文化名城。历代文学家、名人志士、英雄豪杰,如苏轼、孟浩然、黄庭坚、辛弃疾、朱熹、文天祥等都在赣州留下了千古绝唱和不朽文章。有诗为证:
(一)、《郁孤台》宋·苏轼题
八境见图画,郁孤如旧游。
山为翠浪涌,水作玉虹流。
日丽崆峒晓,风酣章贡秋。
丹青未变叶,鳞甲欲生洲。
岚气昏城树,滩声入市楼。
烟云侵岭路,草木半炎州。
故国千峰外,高台十日游。
他年三宿处,准拟系归舟。
(二、)《菩萨蛮》宋·辛弃疾题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三)、《石楼诗》宋·文天祥题
晓色垂帘卷,春声叠鼓催。
长恒连草树,远水照楼台。
八境烟浓淡,六街人往来。
平安消息好,看到岭头梅。
余不一一,仅列上三首。  
唐代杨益,号救贫,唐僖宗时,官至朝庭金紫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后黄巢兵起,长安陷落。为避兵祸,杨公私携御库秘籍《郭璞·葬书》等皇家专用的风水典藉逃离长安,辗转奔波,南逃至今赣州,收徒讲学,在赣州潜心研究、实践、发展,并传授堪舆秘书。达二十余年。由于杨公扬善求真,救贫扶弱,德艺双馨,因而声名鹊起,遐尔闻名,流芳千古,佳誉永驻。
赣州也就成为了中国风水的发祥地。

3、唐代哲学家、文学家、刘禹锡在《陋室铭》里叙述了陋室不陋的主旨,开列如下: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4、唐韩愈在《马说》中叙述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不能通其意,执鞭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耶?其真不知马也。

5、唐韩愈在《师说》中说道: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人生非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6、荀况,后人称荀子,战国时期著名的哲学家、文学家。他的《劝学》是我国古典文学中勉励人们努力学习的名篇。此列其中一段如下,温而时习之,定有裨益: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八跪而二螯,非蛇蟺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从赣州风水摇篮里长大的客家人

                             从赣州风水摇篮里长大的客家人

                                                                    龙   辉

我祖居江西省赣县吉埠乡石含人,童年在风水摇篮里长大。在我朦胧记忆中,6、7岁时就听爷爷给我讲过杨救贫精通地理的故事,有赶山鞭,能移山点龙,能惩治恶人……说得神乎其神。
  我爷爷龙懋祝,字华山,(1896—1971)。我对他的印象很深,他头发留得很长,前额剪得很光(清代发型),据说他断断续续读了两个月的私塾,早年在于都、万安等深山老林造纸为生兼择日和看风水,从我懂事起,就很少见他耕田,在村里他是有名的“秀才”,能写一手好字,逢年过节常给邻居撰写对联,记得在他卧室挂有一幅亲自设计书写在六尺宣纸上的“福”字,“礻”是一只梅花鹿,“一”是一只蝙蝠,他说这是吉祥幸福之意。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不是正宗,而是祖传”,村民外出耕耘时,均要去向他请教当日天气如何?爷爷抬头仰望天空和远处,胸有成竹地告诉来者是晴是雨,便于村民是否携带雨具。
  爷爷1971年去世时我才11岁,因父亲在部队,我和母亲、五兄弟姐妹在农村,那时我们还小,他收藏很多明清时的古籍。爷爷去世后,数百册古籍全部被舅舅赵为樟拿走,1992年5月29日(见父亲书中亲笔签注)父亲取回部分古籍,如《三字经》、《增广贤文》、《门贴书》……因我16岁高中下放后又参军、参加工作、担任企业领导,无遐顾及学习风水和择日,爷爷当时留下一个清代笔架,银子的“长命锁”……1914年(甲寅年)古籍《杨公造命地学秘诀》、《张天法师驱邪治病法术秘诀》、《应酬汇集》等等,30多年我走南串北,一直保存身边,有空也读读,增长知识。
  1989年下半年我应聘任赣南旅游总公司总经理(这是赣南有史以来第一家旅游公司[旅行社]),由本人招聘导游、筹备公司业务。当年正是大陆同意台胞返乡探亲,我接待了会昌、瑞金、南康、兴国、寻乌等5000多同胞,有机会接触返乡台胞和台湾、日本风水先生。
  1989年9月25日在赣南宾馆八号楼服务台遇到台湾陈坚兴先生,其递我名片,我看是台湾捷安风水创会会长陈坚兴。(左:陈先生,中:赣南宾馆总经理赖衍蔚,右:本人,在赣南宾馆留影)陈先生问我能不能找到七里镇、杨仙岭、贡江两岸杨公的遗迹,我说小时候听过杨救贫的故事,并不知杨公庙和其遗迹在何处?我租了微型面包车,上午陪同前往八境台、郁孤台、蒋经国旧居参观,下午考察七里镇、杨仙岭山下风水(当时驱车到赣江路东河大桥底下,步行沿着贡江边走到杨仙岭山下,这是我第一次会见台湾风水大师)。
  1990年2月21日,我在赣州陪同25名“日中友好老人会第三次访中团成员” 并在赣州市东园安放一座象征着中日友好的钟塔(见图,20年了,不知是否存在?)团长小盐.稻是个日本风水师,当年60多岁,会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爱喝绍兴老酒。在下榻的赣南宾馆,他还专门问过我赣州杨公风水情况,因我曾陪陈坚兴先生去过一些地方,固有所了解。因小盐.稻先生负责全团行程,没时间考察杨公风水,且两天内就匆匆离开赣州,再也没有来过赣州了。
  经历陪同台湾风水大师陈坚兴和日本风水师小盐.稻,一年多时间我特别注重搜集有关杨公资料。1991年10月25日至11月9日,赣州地委抽调一批干部到农村搞“社教”,我分配在宁都县赖村,向乡文化站借读了一些县志和文化站编纂的一些小册子,从中发现杨救贫与兴国三僚的一些故事传说和赣南历史上地理师廖均卿、廖惟志的一些资料,由此而知杨救贫与兴国梅窖三僚有关联。
  1992年5月19日,社教结束后,我与赣州市旅游公司的同仁仲琳、连丽萍、李光杰、童庆洲一同前住三僚调研,当时三僚只有一座很小的杨公庙(见图),在农民家稻草堆里拍下杨公、曾文辿两尊木雕像(见图)。回赣州市后写了两篇文章《寻访风水之乡》、《发现三僚》(见原稿,当时我还不会打字)。
  1992年8月25我第一次陪同台湾风水考证学会理事长蔡少豪教授和其儿子蔡叔诚等去三僚(这可能是第一次台湾风水大师去过三僚)。
  1996年春,我第一次拜见李老并相识,他住在慈姑岭的老房子,当年他还请我吃了一餐其原太太做的非常丰盛菜肴,在与他的详谈中了解到,李老还是赣州正统风水世家,为杨救贫嫡传李三素玉尺堂三世徒。他把家中未公诸于世的扬救贫风水秘籍古本给我看,记得当年我如获至宝,爱不释手,遗憾的是因时间关系,只能翻翻而已。而我看了李老在福建长乐等地私人印刷的书籍,大都是错别字连篇,当时我就建议李老重新校正,找一家正规出版社出版,后来李老编纂,秦立瑜、罗圣明、方洁卿等审校。
  1996年底,香港一老板请李老在深圳福田区新洲花园C座409室居住,专门为其儿子上风水课,那老板一个星期或十天八天才来看看李老夫妻。因香港老板儿子不喜爱学风水,李老与太太在那也无聊,我请他多写书,“著作等身”与“江湖风水”才能天壤之别。1997年春,我和雕塑家赵树同一起去拜访李老,看他写了几本著作初稿了。当时我还在《香港商报》给李老刊登了三期风水广告,每期是1000元(我现在找不到此广告,可能当时给了李老,他应该还记得)。
  在深圳与香港《风水天地》杂志出版人赵善琪联系后,赵与主编赖秀玲小姐亲自来到深圳与李老商量出版事宜。1997年4月《中国罗盘四十九层详解》(上、下册)在香港出版,当时轰动东南亚,全部抢购一空。李老在1997年6月2日在书上亲笔签上我有名字,送给我留念。记得《风水天地》杂志还登了一幅广告,售罗盘一个3000多港币,送190港币的《中国罗盘四十九层详解》(上、下册)。后来正版的书他自已也没有了,2000年去泰国时借送我的书带到泰国,回深圳后还给我了。
  1996年首次见到李老时,我还把蔡少豪教授台湾的电话、地址等抄给了李老,后来李老给蔡教授写信,蔡收到信后给我电话,说李老邀请他去赣州面叙,1997年3月21日(李老临时从深圳回到赣州)我再次陪同蔡少豪教授到赣州,这是第一次大陆正统赣州风水大师与台湾风水大师的握手言欢,李老和秦立瑜宴请了蔡和我,次日刘典敏和谢万陆等宴请了蔡和我(1996年夏天我认识刘典敏,当时在机电公司租了办公室只有一个人),并陪同我们去了八境台。
  2006年底,我向老朋友上海古籍出版社社长王兴康推荐李老著《四库全书堪舆类典籍研究》,2007年10月正式出版。
  1989年之后,除陪同蔡少豪等去过赣州外,我曾陪同马来西亚风水大师叶清海(高官显要、皇室成员、赌场及大企业公司的风水大师),马来西亚风水师叶威明,台湾风水考证学会蔡少豪理事长等考察辽宁省新宾、西安、天水、韶山、广安……把正统赣州风水传播世界,把世界风水大师引进赣州!

2009、4、13于深圳观云阁

 

中国江西赣州杨益文化开发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江西赣州市南河路16号区农业局大院内
网站地图 | 最新动态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