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八面来风

 

1、世界风水在中国中国风水在赣州这是因为风水是中国独有的传统文化,一种广植于中国民间根深蒂固的民俗。是中国儒家文化在藏地(包括死者葬穴或生者居所)选择方面的思想体现。中国传统的伦理和礼仪思想和现代的生态环境学使风水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李宝田教授认为,风水是中国独树一帜的文化现象,它是从古代科学、哲学、美学、伦理学、心理学、民俗乃至生态观念于一体的综合性理论。其内涵是博大精深的。(详见本网址《著述动态》、〈晋郭璞《葬书》考〉序)。
科学史权威,英国学者李约瑟称中国古代风水为;准科学,是中国古代的景观建筑学。包含着一种美学成分。
新西兰学者尹弘基在《自然科学史权威》1989年第一期里撰文说:风水是为寻找建筑的吉祥地点的景观评价系统。它是中国古代地理选址与布局的艺术,不能按照西方概念,将它简单地称为迷信或科学。
台湾学者认定风水是地球磁场与人类的关系学。
美国城市规划权威凯文林奇在其代表作《都市印象》一书中,称风水理论是一门前途无量的学问。

2、赣州,江西南大门,赣江之上游,在章、贡两江合流处。是京九铁路上一颗璀灿的明珠。无论东赴福建省厦门,或南去广东省广州市,汽车仅一天之程。古代是内地通岭南的古驿道的重要必经之地。
赣州,历史悠久,山川秀丽,物产丰富,人文荟萃。
春秋战国时期为百越之地。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前)建县制,西晋至民国初年,历代在此设置过郡、州、路、道、府治。南北朝梁元帝承圣元年(公元552年)设城,秦时属九江郡,汉时属豫章郡,豫章属吴。赣州古时曾名虔州。宋高宗绍兴二十三年(公元1154年)改为赣州。
赣州为历史文化名城。历代文学家、名人志士、英雄豪杰,如苏轼、孟浩然、黄庭坚、辛弃疾、朱熹、文天祥等都在赣州留下了千古绝唱和不朽文章。有诗为证:
(一)、《郁孤台》宋·苏轼题
八境见图画,郁孤如旧游。
山为翠浪涌,水作玉虹流。
日丽崆峒晓,风酣章贡秋。
丹青未变叶,鳞甲欲生洲。
岚气昏城树,滩声入市楼。
烟云侵岭路,草木半炎州。
故国千峰外,高台十日游。
他年三宿处,准拟系归舟。
(二、)《菩萨蛮》宋·辛弃疾题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三)、《石楼诗》宋·文天祥题
晓色垂帘卷,春声叠鼓催。
长恒连草树,远水照楼台。
八境烟浓淡,六街人往来。
平安消息好,看到岭头梅。
余不一一,仅列上三首。  
唐代杨益,号救贫,唐僖宗时,官至朝庭金紫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后黄巢兵起,长安陷落。为避兵祸,杨公私携御库秘籍《郭璞·葬书》等皇家专用的风水典藉逃离长安,辗转奔波,南逃至今赣州,收徒讲学,在赣州潜心研究、实践、发展,并传授堪舆秘书。达二十余年。由于杨公扬善求真,救贫扶弱,德艺双馨,因而声名鹊起,遐尔闻名,流芳千古,佳誉永驻。
赣州也就成为了中国风水的发祥地。

3、唐代哲学家、文学家、刘禹锡在《陋室铭》里叙述了陋室不陋的主旨,开列如下: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4、唐韩愈在《马说》中叙述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不能通其意,执鞭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耶?其真不知马也。

5、唐韩愈在《师说》中说道: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人生非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6、荀况,后人称荀子,战国时期著名的哲学家、文学家。他的《劝学》是我国古典文学中勉励人们努力学习的名篇。此列其中一段如下,温而时习之,定有裨益: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吾尝跂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蟹八跪而二螯,非蛇蟺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拜师(广东省佛山市李冠雄)

 

广东省佛山市李冠雄

 

一、缘分

在1991年,我请风水先生察看了我家的几座祖墓,当时的风水先生连罗盘都没有带来,就信口开河评价坟墓如此这般的好,使我天花乱坠、意气风发。2000年我买了新房,不免又要请风水先生察看一番。同时,为了慎重起见,我还特意买了我学的第一本风水籍——《慧缘风水学》(八宅风水)和一个罗盘来自学风水,用以对照验证风水先生所提出的装修方案,虽然我真不认识罗盘,但竟对方案深信不疑。

搬进新房后,受“好风水”的鼓舞,我踌躇满志,一往无前,亟待干一番大事业。于是,有恃无恐的盲目投资。结果出乎意料,到2005年我的事业急转直下。此时我潜意识到自己鬼迷心窍,被风水先生所害。我再请了几个风水先生诊断房屋的风水,他们都讲不出房屋的风水毛病。无奈,我只得自己再向书籍寻找风水原因了,当其时,我也不知什么叫风水,只是随意买了一些包括日课、四柱、预测、周易等类别的书籍自学,我越买越多,一共买了十多本,但都未能解决风水问题。我意识到要弄懂风水,必须从认识罗盘开始。在2006年5月,我买到了李定信先生著的《中国罗盘49层详解》上下册书,但买到的是盗版书籍,有很多错漏字,很难读懂。在找不到关于罗盘说明的其他书籍的情况下,我只好边读边推敲、慢吞细琢,艰难地读了一遍。对罗盘和风水操作有了大概的认识,感到收获很大。但我认为自己未能真正懂得风水,心里始终不踏实,很想找李定信拜师学艺。但书中只见注明作者于1994年于福建长乐金峰,而没有联系电话。我又想到作者是三十年代的知识分子,距今应该是80多岁,不知是否还活着,于是,我就打消了拜师的念头。

后来我听说玄空飞星风水很准确,于是又买了钟明义编的《玄空地里丛谈》共五册学习。此外还买了冯编写的《杨公进神水法》和《杨公两元颠倒诀》,亢亮、亢羽编著的《风水与城市》阅读,到这时,我读书多了,反而感到风水各门派的知识互相矛盾,不知道孰是孰非,令我十分迷惘。

经过几年的思考和验证,我觉得李定信先生的著作最为可靠。于是,我试图在互联网上找正版的《中国罗盘49层详解》,重新研读。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李定信先生又有新著《四库全书堪舆类典籍研究》出版的消息,眼前一亮,顿时兴奋起来。在2009年,我读了《四库全书堪舆类典籍研究》阅读,受益匪浅。我从书中知道李定信先生现为中国赣洲杨益文化开发中心董事长,于是又产生了拜师的念头

二、犹豫

当我真的要拜师之前,我又问自己,既然已经学习了李定信先生的著作,拜师还能学到新的东西吗?且拜师一要时间,二要礼金,值得吗?经过反复考虑,我认为搞风水应该是科学严谨的,来不得半点虚伪的,否则就会害人害己的。必须得到名师的点化才能成才。因此,我下定决心要拜李定信先生为师。

三、惊慌

我于今年6月初,报名参加2010年第三期玉尺堂弟子班学习。7月21日上午8:30时,在赣州杨益文化开发中心,举行玉尺堂弟子拜师仪式。先是向杨公塑像上香,接着,我们8人逐个向李定信先生叩首跪拜敬茶。我被安排为第二号拜师,在简单而严肃的仪式下,我心里突然惊慌起来。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行跪拜礼,之前也不知道有这种礼节,毫无心里准备,带着惶恐的心情,我照例完成了拜师仪式,但有点不自在。从此,我称李定信先生为师傅了。

四、喜悦

在学习班第一阶段,由李定信师傅辅导讲解《葬书》、《青囊奥语》、《玉尺经》、《赣州杨救贫风水术入门》等系列理论,并对我们提出的问题一一解答。通过学习,我进一步掌握了杨公风水理论系统的精髓。

第二阶段,由李定信师傅亲自带我们到野外实习。我们先后考察了阳宅、祠堂杨仙岭、赣州古城门、寿量寺、古墓、公墓等案例。通过系列的勘测操作,取得显著的成效。

在赣县中排村,师傅新修建了祖墓,这是一个完全按杨公风水法则建造的标准教学模型。在这里我学会了“入山观水口,登穴看明堂”。以前,虽然书本对明堂、罗城、水口等概念都有定义,但我对书中的概念是模糊不清的,经过师傅的现场指点,我茅塞顿开,得到真知灼见。还有就是格入首龙和消纳砂水,我以为是用罗盘对准山顶和穴前峰砂和朝堂水的入水口就可以了。但见到师傅现场操作后,才知道自己错了,经师傅指破迷津,我恍然大悟,我慨叹真是无师不服!

又在枫岗镇考察了董家祠堂。立癸山丁向兼子午,坐壬子木龙,水口丁未,是按杨公风水法则选址建造的。据介绍,建好后第二年,主人家发大财,现在人丁兴旺。而在董家祠堂旁边也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建筑,占地为董家祠堂的两倍,门前还有一个大广场,据说当时是九井十八厅,雕梁画栋,气度恢弘,极尽奢侈。但现在已变得颓垣败瓦,残墙断壁,横七竖八,杂草丛生。何故败落至此?这是一个按蒋大鸿的三元玄空风水法则建造的房屋。我们堪测发现,该屋是壬山丙向,坐大空亡。据说建好后,丁财两败,现在绝嗣了。这个考察,进一步验证了杨公风水的正确性,令我内心兴奋不已。真是“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动不动,只待高人施妙用”。

在考察过程,得到师傅真传,我初步掌握了杨公风水的真谛,内心充满了喜悦。我真正体验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含义,现在看来,莫说向师傅叩三个头,就是叩三十个也是值得的。

五、佩服

随着对师傅的了解增多,我佩服之情与日俱增。师傅天资过人,学识渊博,学贯古今,被张家界哲学文化研究会誉为“六百年间第一人”,被社会广传为“杨公再世”的风水大师。但师傅常对人说,他从事风水研究60多年,还有许多东西学习。师傅的谦虚品格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师傅勇敢和坚强的意志也是我们的模范。时值大暑气节,烈日似火,气温高达36℃,坐在室内也冒汗,年轻人也觉得难熬,但今年已经是89岁的师傅,坚持要带我们到野外考察实习,着实令人感动。我们都不忍心劳烦师傅,但时间宝贵,机会难得,只好痛心地一次又一次地向师傅请教。

在办公室,我见到师傅用放大镜,低头贴近桌面,一字一字地阅读书籍,令我佩服有加。我感动地说:“师傅你真是神人也!”

学习班结束时,师傅语重心长地说:“风水界的正本情源是一个繁重的任务,仅靠我一个老人家,实力不从心,只有大家同心同德,共同努力,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地静下心来,做好风水学问,才能把杨公风水发扬光大。而要学好风水,首先要注重修身积德,积德首先要从孝敬父母做起。”我知道孝敬父母与孝敬师傅一样重要。在此,我再次祝愿师傅——李定信先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玉尺堂弟子——广东省佛山市李冠雄

于2010年8月5日

中国江西赣州杨益文化开发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江西赣州市南河路16号区农业局大院内
网站地图 | 最新动态 | 联系我们